December 23, 2015

夢裏花落知多少

塵封的記憶破碎在荒涼的沙漠中,沉澱的思念捲入浩瀚的大洋中。永遠的回憶,永遠的思念,永遠的夢。或許,這都是一觸即破的華麗幻覺。

我像個不惑之年的成年人一樣感懷著自己的過去、自己的青春,雖然我正在走青春這條路。我總是這樣毅然決然的走上一條路,但走幾步我便開始猶豫我是否 應該走這條路。可回頭一看,後面是萬丈深淵,然後我便像個迷路的孩子一樣大哭一場。我這時總把自己轟隆隆地帶入過去的記憶。"有些東西只是在記憶中是完整 的”,而我的記憶似乎是破碎的、雜亂無章的,我不知道怎樣將它們修復完整Amway呃人
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用這個題目,更不知道為什麼會心血來潮寫這些東 西。我寫這些文字的時候正在補習班上自習,偌大的教室只有五個人,空曠而安靜, 外面馬路上呼嘯而過的汽車夾雜著笛鳴聲沖進我的耳朵。天空只有幾朵雲,安靜地俯視大地;和三樓齊高的梧桐安靜地搖晃著葉子;正在三樓上自習的我安靜地寫 字。
在安靜的環境下,我的思維總是靜不下來,我總是能想出各種故事,但都是寂寞的,也都是些一閃即逝的片段,我無法留住它們,也無法將它們組織成一個完整的故事。
有 時候回憶會像火山爆發一樣不受控制地迸發出來,就像我剛上初中時碰到小學一起哈哈大笑的夥伴,然後各種兒時記憶就流淌出來了。此時初中畢業的我正 在過著這奢侈的暑假。我設想著我高中時碰到熟識的人的各種表現,然而我不敢想下去,我怕周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,就像我怕天上的雲突然消失不見一樣。
我 一直希望自己能順利進入二中,洋洋灑灑度過三年後考上復旦,在復旦瀟灑地以投三分球之勢將喝光的可樂瓶投進垃圾箱,然後開始自己的復旦生活。可是我沒有進 二中,復旦更是遙不可及的幻覺。我想起小時候自己一直以為能上清華,漸漸長大發現那是不可能的,然後沒心沒肺地說了句:"清華考不上,那就去復旦好了。” 說完以後,自己都笑了。
我時常設想著我的未來,華麗到不真實的未來。"我的未來不是夢”,而我的未來真的是一個夢,一個令人欣慰的假像罷了。而我 哭著躲在過去快樂的 時光來仰望未來,如同抬頭看天時看到脖子發酸卻依然堅持,最後乾脆躺下來看,設想著與天空的雲面對面。時光總是毫不留情地沖到前面將我遠遠甩在後面,我無 能為力。所以我會一直盯著手表指針的轉動,因為那時時間正在散步而不是百米衝刺。縱然這樣,時間依舊大把大把地逃走,寂寞依舊大把大把地在心裏發芽並茁壯 成長。我不敢指揮、命令它們,我只有屈服。
我不斷書寫著夢與未來以及過去,似乎不沾邊的東西讓我硬拼湊起來,脆弱而無力。我於人潮中極其渺小似一只不起眼的螞蟻,辛苦勞作卻無人問津。我不斷寫著寂寞,最後發現,我真的越來越寂寞。如同中考時每個人都獨自熬到深夜以應備那殘酷戰場,但只是讓寂寞不斷衍生而已。
華麗的未來與華麗的夢,我不敢奢望,只能仰望如同我仰望星空時快樂而堅毅的心情。
昨夜,大雨傾盆。媽媽打來電話說我親手種的月季落了一地,我聽後,感慨、失望、無奈等等心情雜亂地交錯著。我昨晚夢見一個在落滿櫻花的路上有一個在哭的小孩,我怔住了。夢裏花落知多少,我不知落了多少。
零落一地的夢,我不知所措,更無能為力,我似乎只能在樹下哭泣,清澈的眼眸望向寂靜而遼闊的天宇,飛鳥寂寞地劃過。
我 不能阻擋時間的去路,我只有祈禱時間可以慢點,起碼不是把我落下一大截。夢,凋落一地,我無力拾取,但我可以編織新的夢。我希望我可以快樂地寫 字。就在剛才,我將我的退稿撕成碎片,散了一地如同散了一地的櫻花、一地的夢。飄零在時光的罅隙中的記憶,碎了一地的思念。撕成碎片的紙隨風飄去,而我依 舊快樂地寫字。不必留戀的不快樂一定會被快樂取代。夢裏花落,夢裏花一定會再次開放且更絢爛。

Posted by: sfdwdwdse at 07:08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30 words, total size 5 kb.




What colour is a green orange?




13kb generated in CPU 0.01, elapsed 0.0271 seconds.
35 queries taking 0.0199 seconds, 56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